【电影评析】《烈火英雄》上篇:烈火无情,英雄无畏!

《烈火英雄》上篇

文/ 小K老师

由刘伟强、李锦文监制,香港导演陈国辉执导,黄晓明、杜江、谭卓领衔主演的灾难片《烈火英雄》根据鲍尔吉·原野的长篇报告文学作品《最深的水是泪水》改编,故事以“大连7·16油爆火灾”为原型,讲述了沿海油罐区发生火灾,消防队伍上下级团结一致,誓死抵抗,以生命维护国家及人民财产安全的故事。

类型化的叙事策略

电影是对现实生活的反映,同时也是对人生百态的艺术演绎,作为类型电影的灾难片则几乎真实地再现了灾难发生时的破坏性场景和面对灾难人类所表现出来的人情冷暖。《烈火英雄》改编自长篇报告文学《最深的水是泪水》,真实还原了2010年“7·16大火”真实事件,讲述了一座储油量高达10万立方米的储油罐油管爆炸并引起火灾,周边50多座同等规格的油罐和几十座高危化学品罐危在旦夕。危急时刻,消防官兵上下团结一致,誓死抵抗,以生命维护国家及人民财产安全的故事。正是由于真实事件的背书和每个消防员平凡小人物的设计,使得影片凸显出了无奈却又笃定的悲壮之情。

交织对比结构是大部分灾难片主要的叙事模式,中国灾难片中大多也是以这种经典的叙事模式展开叙事的,这种结构通常都会设置两条以上的线索,并且强调不同线索之间的人物、事件等之间形成强烈的对比。一边是惊心动魄、紧张刺激的火灾现场,一边是在恐慌中慌忙逃离的人群和一片混乱的城市;一边是消防员在熊熊烈火中以血肉之躯一次次地与火博弈,一边是消防员的家人们在殷切地等待他们归来。影片运用两条线并行的方式聚焦了消防员群体的伟大与平凡,将灾难带来的精神责任的展现也让观众不自觉地将其与现实生活进行对比,构成强烈的社会反思。因而在叙事上多线推进将紧张危情的气氛营造到极致,相互独立的发展中逐步推动着整部影片主题的升华。

群像式的人物塑造

影视作品作为虚构的艺术,却是对现实的模仿。中国的消防题材影视作品在这方面显得更加明显,有时故事是虚构,有时根据真实故事改编,但是不变的是消防员无私服务、默默奉献和舍生忘死的精神。影片《烈火英雄》既有大框架下节奏紧凑的灭火行动和由此引发的社会恐慌,也在众多细节故事线中通过兄弟之情、父子之情、夫妻之情、恋人之情等不同维度的切入,着力展现消防员的工作生活与感情世界,刻画了一个有血有肉的英雄群像。

首先电影运用写实化的手法在人物各自的塑造上附着丰富的生活和多元化的内心世界,这些人物性格特色鲜明,有着自己的软弱和犹豫,私心和妥协,但也正是这些平凡的缺憾才让生死之间迸发出的善良和奉献,闪烁成一个个人性华彩的高光瞬间。例如最初以“反英雄”的形象出现郑志,这是一个具有多面性的角色。调皮、不服管束、爱耍小聪明,训练场上偷奸耍滑,增加了角色的复杂性。但到了火灾现场,郑志却能够一马当先,全力以赴。当战友被烈火包围时,他毫不犹豫地冲进火场,救了战友却因此失去生命。这样一个充满矛盾的人物反倒真实感强,且在观众中有着比较高的接受度,这样的好处在于观众们为片中郑志的牺牲而痛惜,增加了观众对于剧情的心理投入。

其次,影片中女性角色的塑造也形成了个性鲜活的突破,具有正直果敢并富于责任意识的多面性格,具有极强的性格张力。作为英雄背后的女人,江立伟的妻子在巨大的灾难面前,她也做了不凡之举,儿子踪迹全无,她心急如焚却向一个即将临盆的陌生女人伸出了援助之手。她的无私是影片中另一丝带着暖意的光,承担了男性消防员的情感世界,这样女性角色的存在增强了叙事的戏剧性,为男性主角增加了人性厚度,但整体上却并未冲出传统女性角色的樊篱。

—END—

-电影新视界-

记录电影,深度评析

-公众号维护-

小K,影视尖兵/媒体人/图书作者

互联网工作者/传媒从业者/影评人

《电影新视界》记录电影时光,透视银幕剖析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