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英雄》:职业精神的骄傲|荔枝娱评

职业剧一直是影视行业的一个重要题材。电影行业虽然没有明确的“职业剧”的说法,但是在刻画职业群像上,却同样有许多佳作,并且许多影片正是因此而赢得良好口碑,被观众所记住。例如杜琪峰导演的《十万火急》,TVB名目繁多的职场剧如《怒火街头》等,都很善于塑造集体群像。这两年来,林超贤导演的《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等,同样致力于塑造职业群像,也得到了票房的肯定。可以说,这一创作传统从未断绝,而是在以各种方式展现出来。

在这类成熟的作品中,集体的背后是城市职业化,群像所崇奉的本质是职业精神。从这个角度,我们再来看由陈国辉导演的《烈火英雄》。这部影片关注的是消防员这个英雄集体,实际上是一部完全意义上的类型片。阅片量大的观众,很容易发现这正是熟口熟面的灾难片。

我并不打算掩饰对《烈火英雄》的喜欢。在群像塑造和灾难类型的大命题下,有说服力的人物至关重要。在这部戏里,一干演员表现优秀,这不止依赖于他们的演技,更重要的是剧本在人物上的打磨。

人物和演员向来是互相成就的,你不妨把《烈火英雄》中的人物,拆分到个人来看。不难发现的创作思路是,几乎每个人物都一条完整的故事线,以及与此匹配的合理化细节。

比如历来演技被吐槽,人设很“油腻”的黄晓明,在这部戏里,面对他那张血肉模糊的脸,你却很难想到油腻,因为你甚至想不起他是黄晓明这回事。编剧给了他一条完整的故事线,一位消防员因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而沉沦,又因职业本能而成为英雄。黄晓明将不完美的英雄这一角色演绎得很到位。

人物的完整性,会启发演员提供超越能力的表演,就好像他所饰演的江立伟下决心前习惯吸一支烟,这样的细节让人物具有超出戏剧的延展。好的表演,让人物成立,就这么简单。

“我也会害怕,也想要活着。”让英雄展露出人性的软弱,他的决然行为才更有力量。黄晓明和杜江由冲突到和解,是通过救火前的一场平淡谈话。不去刻意拔高,抑制煽情,反而能寻找到一股真实的力量。

这并不是什么高深的创作技巧,但要使用好却很不容易。好在,类似的例子在这部电影中比比皆是。比如谭卓因为母亲的身份而纠结;杜江作为一个消防员的职业化的坚持;欧豪和杨紫既有一往无前的勇气,又有甜蜜的爱情。

除此以外,为了展现职业精神,在一场火灾面前,编剧也会安排其他职业的身影。比如有病人问坚守的医生:为什么不逃走?他得到的回答是一个玩笑。观众未必会笑得出来,但却能感受到职业精神的骄傲。这样的配角和细节,都让影片显得更加丰富,也更具有说服力。

城市英雄之所以为英雄,在于他们的专业、敬业,以及自我成长的勇气。而黄晓明们的突破,在我看来,更多来自“重视人物”、“回归人物”的创作思路。袒露出英雄们软弱的一面,让职业精神发出光亮,这可能就是这部电影最值得肯定的地方吧。

荔枝锐评:lizhirp
理性不偏激,温和有锋芒

长按图片并识别二维码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往期文章目录】